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魔法 > 萨拉弗的龙翼挽歌

第一百二十五章 酸蚀的蜕变

    小小的残缺平台上,众人愕然凝视塔主,他就这么突如其然的出现在身后,丝毫没有大战过后的痕迹,依然犹如掩藏在云霞之后的新月,淡然宁静,不急不缓,谁也无法看透那一层薄薄的赭红色斗篷。saaxs

    银发艾菲指着呼吸渐弱的同伴,“塔主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应允,死亡便无权带走他。”夜磷大师如是说。这句话非常像是老套戏剧里的台词,但从兜帽的阴影下发出,众人的心顿时安定了。

    凯伊却没有如此淡定,变体史莱姆的伪装层之下,思维和血管依然喷张奔涌,他的大脑里像是有只海胆在翻滚,刺痛遍布每一根神经,双腿过度同化,到现在腰部以下都没有知觉。他努力平复着生死一刻的余韵,观察众人的状况:银发艾菲和将军已经回复镇定,学徒维尼和女艺术家辛迪亚瑟缩在角落,前者偷偷抬头望向自己,眼睛里的憧憬和羡慕有如实质流露出来,后者像是狐猴一样,修长的四肢和手臂把脑袋抱得紧紧的。黑发安诺特捂着棕发科伦的胸口,血从指缝之间流出。科伦先是被剑鱼贯穿,后是落水失血,嘴唇已经和死鱼一样惨白。

    医疗不是凯伊的专长,也只有那些专精咒法系创生学派,或者死灵系的法师,能够快速治愈这种重伤。他伸手点在半截鱼吻上,一滴淡绿色胶液缓缓扩大,包裹住鱼吻,将它软化消蚀,随后凯伊意念控制酸性消失,胶体塞住创口,不让血液外流。

    拖延了一些时间,凯伊的脑神经舒缓了,他操控着胶体捕捉长桌,在水面上铺开一条道路,众人踩上坚硬的地面,不约而同松了口气,头一次觉得不会晃动的地面如此安心。在通道口转悠的隐形仆役们抬走了伤者。

    一旦处境安全,疑问和愤怒就爆发了。

    “塔主,为什么塔里会有这么危险的怪物?”将军说。

    “科伦会死吗?我们怎么和冠军教长交代!”黑发安诺特说。

    “塔主,您用的是咒法系的召唤……”维尼说,然后发现所有人都在瞪她,立刻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诸位。”凯伊说道。“请大家牢记一点,纵命之弦,永远在我的掌控之下。”他不容置疑地说,众人纷纷退了一步,不约而同想起那副在水面飘摇的焦黑鱼骨。

    将军说:“抱歉,塔主,大家只是……担忧和害怕。”

    凯伊在心理翻了个白眼,其他人还在害怕,但绝不包括将军,他此时可能正为法术的威能而兴奋,今天所见的,能应用于军事战争的法术,比之前半年都多。

    “今天诸位所消耗的额外法术位,都算作法师塔的开销,无须支付,科伦骑士几天后就会回归。今天所有的课程暂停,外法部和上法部不得离开歌塔,餐饮会由隐形仆役送到房间,明天太阳升起之后,一切照常!”凯伊背对众人,身影在幻术下逐渐变淡,直至消失。

    众人相互看看,谁也没有继续谈论的兴趣,身心俱疲,还有伤口要处理,各自回到住处。

    凯伊独自攀上螺旋回廊,在战斗间外漫步,脑中回响着战斗的每一个细节,每一声咒音。

    以后应该经常召唤其他位面的怪物,作为战斗演练的对手。

    噔噔噔,熟悉的步伐逐渐靠近,凯伊戛然止步,有比巨鲨领主更可怕的生物出现了。

    米娜携着完全不匹配她纤细身材的汹涌气势杀奔而来,很难想象一个瘦高的女孩是怎么制造出万马奔腾般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她一把抄住夜磷大师的斗篷前襟,“你的脑子也被酸液腐蚀了吗!”

    “放松,米娜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凯伊挣扎了一下,但是细铁棍似的手掌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不了?”米娜瞪圆眼睛,“在自己的塔里和自己召唤的怪物打架,很有意思是不是?你知道地下两层存了多少物资吗?五十桶优质麦粉,五十桶猪肉脯和鹿肉干,十三桶干菜和油脂,还有一整间的毛皮、丝绸、呢绒,十五箱莎草纸和八十张羊羔皮卷……你该庆幸存放施法材料的那三间屋子是密封防水的,否则我就拉着你从塔顶跳下去!”咆哮把凯伊脸部的变体史莱姆都吓坏了,向下滑溜,露出凯伊的脸。

    凯伊让前襟从米娜指缝间滑出来,“巨鲨领主从水元素间跑出来,又不是我放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初我和阿斯顿都劝过你了,在水元素间放个小型构装体不好吗,非要和不知底细的外层位面生物缔结契约,把要害位置交给一头鲨鱼的投影看管。还有,别打断我!”凯伊身形渐矮,腿部缓慢液化,米娜居高临下,一手叉腰,“你就非要和他打?你知道塔楼修缮多麻烦吗。别说迫不得已,你随身都带着【驱逐术】卷轴,三秒钟就能把投影扔回水元素位面,你只是喜欢把活物用酸液蒸发而已!”

    凯伊让米娜吼完,才说:“如果我不那么做,夜磷大师在外法部和上法部的威信,也会随之蒸发。现在,他们的态度才算真正的‘敬畏’。”

    “烂理由,用我们总财产的六分之一来换,好昂贵的敬畏,喂,你就算心虚也不用跪下吧?啊!”米娜惊疑发现凯伊越来越矮,连忙一把搀住他。

&nb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