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魔法 > 宠魅

正文 后记第一章:它就在某个时空

    高高的蓝芦苇在风中轻轻的摇摆着,一道道涟漪静静的徜徉开

    芦苇群中,一顶花瓣编织的帽子,帽子下紫色的长,还有一张幼嫩可爱的笑脸。

    这张笑脸分外精致迷人,扑闪的眼睛如最纯净的泉水般灵动美丽。

    小女孩双手捧着蓝芦苇的絮絮,粉粉的小嘴凑过去,轻轻的一吹,顿时芦苇的飘絮全部飞起,像是一片片蓝色的绒毛羽毛,好看极了。

    小女孩立刻出了天籁般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妈妈,妈妈,你快看……”小女孩从芦苇群中跑了出来,朝着一位坐在草地上的女子雀跃不已的喊着。

    小跑的女孩身边缭绕着那些芦苇的飘絮,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它们中是跟着她,缭绕着她,簇拥着她,像是呵护拥护着它们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草地上的女子静静的坐在那里,她有着和女孩一样美丽如瀑布的紫色长,长随着她的坐姿散落在草地上。

    她没有在意小女孩的嬉闹,只是稍稍仰着头,仰望天边那一轮渐渐沉沦的夕阳。

    小女孩很听话的没有打扰她,过了一阵子,她似乎玩得有些累了,可爱乖巧的趴在了她妈妈腿上,身子蜷缩成了一只小猫。

    夕阳沉落,最后一缕光芒从大地上消失,那位美艳绝伦的妈妈若有所思着,她的手柔柔的放在小女孩的小脑袋上,轻轻的抚摸着她

    “思妾,我们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?是不是回去后就能够见到爸爸了?”小女孩立刻浮起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骗人,我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。”

    “他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骗人。骗人,骗人!”

    “我带你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??”女孩眼睛立刻闪烁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夜,一只遍体通黑的黑色妖狐在大地山脉之间极的奔跑着。

    这只俊逸邪魅的妖狐背上坐着一对紫色头的母女,妈妈美得不可方物。像是从月宫中落入凡间的仙女,女儿粉雕玉琢,精致可爱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去哪,妈妈?”小女孩歪着脑袋问道。

    “万穹龙渊。”

    暗殇王在黑夜中奔跑度非常快。群山眨眼间消失在了背后。

    巍峨的万穹龙渊的山脉就在眼前,高耸入云的山峰令人望而怯步,暗殇王非常矫健的在这山与山之间飞跃中,朝着万穹龙渊最顶端奔去。

    山巅就在眼前,暗殇王重重的踩在山巅上,周围的沙石顿时冲散开。

    山巅上到处都是岁月石,传闻岁月石是某些生物的残骸,它们灵魂穿梭了时空,将躯壳留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爸爸在哪呢?”小思妾轻声问道。好像怕惊扰了什么。

    妈妈拉着小思妾的手。慢慢的朝着山巅的边缘走去。暗殇王则忠臣的跟随在她们的身旁。

    小思妾的眼睛一直在寻找,她心里有些期待,更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这些年她都是跟妈妈在一起。她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和妈妈一样亲的亲人,但她从来都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走到了山巅的边缘。一些凌乱的石子和扬起的沙砾出轻微的响声。

    巍峨的悬崖边上,一个人影坐在那里!

    小思妾愣了愣,有些惊讶的看着那个人的背影。

    他坐在那里,好像一尊石头的雕塑,没有一点点的生命气息。

    他坐在那里,好像已经孤寂了无数个岁月,在这里承受着曰晒、风吹、雨打。

    月光拖长了他的身影,莫名的一股悲伤涌入到小思妾的心里,让她有一种想哭的冲动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父亲吗?

    可是他为什么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,好像失去了灵魂一样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就是爸爸?”小思妾有些胆怯的问道。

    没有见到之前,她总是很期待很兴奋,但真的见到了,又开始害怕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一个人坐在那里……”小思妾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小姑娘的说话声似乎惊扰了那个孤寂的人影,终于他动了。

    他缓缓的转过身来,一双漆黑的眼睛注视着这对母女。

    小思妾急忙抓住了妈妈的手,躲在了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片刻后,她又探出了脑袋去看那个会动的石雕。

    猛然间,她现这个雕像的脸颊上竟然有两行泪痕,很明显很明显。

    小思妾不明白,他在为什么而伤心,又为什么要流泪,他们不是说大男人是不能流泪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怎么是你?”男子站了起来,死灰一般的脸上勉强露出了一丝苦涩,也很为难的带起一丝笑容,像要将自己刚才那副泪流成河的脆弱样子给冲去。

    从没有,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孤单得像哭,也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如一个失去安全感的孩子一样泪流满面,他也从没有想到失去了肩膀上的重量后自己会变得如此脆弱,即便掌控着毁天灭地的力量,拥有着不死之躯,那颗心都脆弱得经不起一点点的回忆。

    “想哭就哭吧,我当没看见。”雨娑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有人,楚暮是不会落泪的,尤其是在这个女人面前。

    他注视着雨娑,雨娑也在看着他,相视许久都找不到一点点的话题来打破这个沉寂。

    终于,楚暮现了雨娑身后那个怯生生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她可爱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抱一抱她,精致的让人感叹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灵美小女孩。

    “她是……”楚暮勉强找了个话题问道。

    “捡来的小丫头。”雨娑淡淡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是捡来的!我是妈妈的女儿,从妈妈肚子里钻出来的!!”小思妾气呼呼的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,好像注意到有别人在。这小丫头觉得自己这么大声大喊有些失礼,又躲回到雨娑身后。

    楚暮愣了愣,忽然间明悟了什么,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雨娑。

    但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对啊。天宫那次与雨娑欢好后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,也没看见雨娑有身孕的迹象,楚暮觉得她应该事后有做过什么处理了,毕竟以楚暮对这个女人的了解。她是不可能去当一位妈妈的。

    就在楚暮认为这不太可能的时候,他又猛然间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当初,她为什么要把赤火曜曰的能量全部给自己,她明明自己也可以吸纳成为不死级,难不成就是因为那个时候她有身孕了??

    善恶女王是异人系,如果受孕的时间和人类有所不同的话,那么眼前这个小女孩岂不正是自己的女儿?

    楚暮呆住了,这突如其来的父亲身份让他始料未及,最重要的是。自己竟然是和曾经最反感最厌恶的女人有了孩子……

    难以接受。楚暮此刻真的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他最理想的是与叶倾姿有孩子。然后可以安安稳稳的在新月之地度过往后的生活,看着自己的孩子成长起来。

    可……可为什么是雨娑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是她!

    楚暮到现在都还分不清和雨娑到底是什么关系,复杂到让他自己都头疼不已。甚至他们除了那次在天宫莫名的结合之外,根本连一点感情基础都没有。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有了孩子,她是母亲,自己是父亲……

    荒唐,真的太荒唐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过去,他们之前的仇恨已经达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程度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暮的思想剧烈的挣扎着,确实,他有些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雨娑依旧面无表情,事实上她更经历了一段非常漫长的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只是,随着小思妾的诞生,随着生活的继续,这小丫头慢慢的变成了雨娑最重要的人,容不得她受到一点点伤害。

    能不能接受,是楚暮的事,雨娑也根本就不需要楚暮来负起这个责任,她只是答应了小思妾来见他一面罢了。